如何解决叙利亚问题、找到走出现状的出路?鉴于上述趋势,很少有人知道该怎么办。改变也许会出现,倘若华盛顿的新政治家们开始认识到旧方针行不通的话。假如希拉里·克林顿上台,她大概不会彻底摒弃奥巴马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政策。美国可以借助反政府组织的力量战斗很久,但很难说出具体时限。美国人眼下尚未彻底厌倦战争。无论说起来多么令人忧虑,只要中东或周边地区出现另一个触及华盛顿利益的危机策源地,美国就会将注意力从叙利亚移开。【详细】
据贾科特介绍,在试验区内,他们期望能够获得优惠待遇,利用针对外资企业的新法规和更有利更开放的市场,建立新公司。他们认为,试验区建立后, 青岛有可能成为中国大陆高净值客户的金融“中心”城市。同时,他们也十分赞赏青岛当地政府在财富管理方面的独到眼光,也感受到了他们对我们项目的大力支持。【详细】